华尔街改为居家办公,但为何这几位高管选择坚

2020-04-15 09:10 admin
公司管理层培训,3月中旬,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开始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状。在那之前他一直都是在办公室上班。之后,戈尔曼改为在家工作。上周四,他告知员工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已由阳性转阴性。

疫情大流行期间,那些最大的华尔街机构已经让大多数员工(包括数名首席执行官)回家办公,因此每天仍在办公室上班的领导层实在少之又少。

这些留守人士中就包括两个非常有名的人物:高盛首席执行官苏德巍,他一直坚守在高盛位于曼哈顿下城的总部;以及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伊尼汉,他的办公地点分布在波士顿的各个办公室。

两位“留守高管”可谓特立独行,因为花旗银行、富国银行和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们目前都在家办公。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在3月份进行了一次紧急的心脏手术并已顺利出院,他已在家办公两周。据一位发言人称,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富国银行的首席执行官查理·沙夫通常在银行的纽约办事处工作,但过去两周以来一直在家里打理银行事务。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花旗银行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科巴特已经在家里安装了足够多的网络路由器以确保家庭办公的需要,并已于3月24日开始停止了办公室办公。

与此同时,在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市,通常有12,000名员工的高盛纽约办事处目前仅有60人坚守在办公室,而首席执行官苏德巍便是其中之一。如《财富》杂志在去年的“所罗门档案”中首次报道的那样,他通常更喜欢乘坐地铁,但目前为了安全起见也在避免搭乘公共交通。据一位接近高盛的人士说,他继续“几乎完全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部分原因是苏德巍正好就住在附近。(苏德巍在纽约SoHo社区的住所距离高盛总部仅一英里多一点。)该人士还补充说,除了一些保安人员,以及通过计算机屏幕进行的视频通话外,“他(几乎)看不到任何人”。

苏德巍上周在CNBC出镜时说,高盛全球员工中有98%的人目前在远程工作。他说:“但是有些人确实必须在大楼里进行转移资金和流程方面的操作。因此,我一直将这里作为我的工作中心。大楼里还有其他一些人。我觉得我应该在这里,眼下只有很少的人在这栋建筑里工作,这里一定是个非常安全的地方。”

的确,尽管苏德巍与高盛的首席运营官约翰·沃尔德隆,以及首席财务官斯蒂芬·谢尔一起在公司办公,但他们已经有效实施了社交隔离:只有所罗门在41楼工作,那是高管们通常坐在一起的地方(尽管多数时候,他是站在办公桌前)。谢尔暂时搬到了29楼,而沃尔德隆目前被安排在了位于哈德逊河对岸的高盛泽西城大楼里。

不过,在上周与高盛全球所有员工举行的内部视频会议上,据一位参加会议的人士说,苏德巍强烈建议员工中的大多数人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继续待在家里,而不一定像他那样去办公室。“这是我要做的,而你们需要做的是,按你们自己感到安全和舒适的方式来做。”

这个被苏德巍称为“全球会议厅”的设想,是他自2018年出任高盛首席执行官以来一直追求的目标,但直到去年秋天还在因为技术上的原因而不能实现。由于疫情的原因,银行的工程团队迅速开展工作并提升了电话会议的功能,使其能够支持近4万名员工同时在线。目前,高盛已经连续两周进行了这种虚拟会议厅的初步尝试。

当然,在办公室会带来额外暴露于冠状病毒的风险。戈尔曼的新冠病毒确诊事件就表明,没有哪一个高管对COVID-19天生免疫。3月下旬,投资银行Jefferies的首席财务官,现年56岁的Peg Broadbent死于新冠病毒。

在上周的一期“巴伦访谈”节目中,美国银行的莫伊尼汉为他坚守办公室的决定做了解释。 “我很好”,他说。“我无法(在办公室以外的什么地方)高效地处理大量的电话以及做好其他繁重的事情。这座大楼里除了像呼叫中心这样必不可少的员工外,已经空了。首席财务官、我自己以及其他一些人仍须守在这里。”

一些观察人士对这些首席执行官的健康表示出担忧。苏德巍上周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照片,显示的是从高盛总部41层拍摄到的海军医疗船USNS Comfort抵达纽约城时的情形。该条的第一位评论者留言说:“你为什么还呆在办公室,快回家!”但是另一位留言的人写道:“很高兴看到,在人们需要领导者的那一刻,你没有离开这座城市。”这句话后面跟着的是三个大大的赞。(财富中文网)

译者:晨曦